解无央

永远是小学徒

我知道我不配。

也不知道我这个泪点怎么这么低,小英雄动画看一集哭一集,最后因为哭累了而停下观看动画。关键是看漫画的时候完全只是觉得很棒很燃很正能量啊!!!
我永远爱轰焦冻。
我会因为轰焦冻而更加努力。

来自私信点梗。
“把自己写死。”

口味这么重,真是妈的智障。


#最后十五天
#日记体
#并不是想换皮。



4月21日
其实你们不必辛苦地瞒着我,还要装作一副没心没肺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我都知道了。
毕竟我不是个傻子。
连傻子都能猜到。
我得抓紧时间吃蛋黄酱了。

4月22日
没办法勉强自己工作的时候,我开始谋略身后事。
我本以为我将作为武士为国捐躯,壮烈牺牲于沙场。现在想来,有这样的想法,还是说明我太年轻了。
像我这样负罪之人,普普通通的病死,而不是做了谁的刀下亡魂,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4月23日
他们说积极一点可能会活得比较久,所以我今天像从前一样去巡逻了。
街上的人意外地一改往日的冷漠,对我非常友好。
莫不是我是这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自己死讯的人?

2月24日
抓到了一位攘夷活跃分子,几经拷问,那家伙交代了他曾在鬼兵队做过事,关于几位悬赏要犯的信息,他宁死不肯松口。
高杉晋助这个人我不了解,只是知道那是我的目标之一,曾经活跃在攘夷战场上的一只“修罗”。
和万事屋那个白头发的傻子师出同门。
啊,果然,认识那个白痴天然卷以后,再也不会有好事了。
我只好加大了工作强度,着手调查高杉晋助的信息。
临走之前再带领全队立一次功吧。

4月25日
今日例行检查,跟从前一样充实,没空思考人生。

4月26日
山崎退那个家伙,一直都是个不会说谎的人。
我只是随便问问他,他果然什么都跟我说了。
他竟然还哭了,有眼泪掉下来的那种。
老子还没哭呢!

4月27日
今天想去抓桂小太郎来着,听说他又在政府要员门前丢炸弹,还和以前一样幼稚,丢完就跑。
毕竟也是个在攘夷战争里大杀四方的人物,真不知道他脑子里一天天的都在想啥。
无奈动不了,没去。

4月28日
好痛啊。

4月29日
听说总悟那混蛋小子在我不在的时候搞定了几桩要案,立功无数,也不翘班了,也不去泡万事屋那夜兔小鬼了,也没有拿火箭炮轰炸我,也没有在门口诅咒我。
我真是感到很欣慰。
这才有个当副局长的样子嘛。



4月30日
整改了几分上头调来的文件,修订了几条新的局中法度。
顺便把齐藤升为一番队队长。
我对自己的决策能力向来非常自信,只是近藤老大一直在旁边像猩猩一样地哭,真是让我头大。

5月1日
见回组那个精英领导发了短信给我。
我没看,让总悟给我念的。
我眼睛看不见了。

5月2日
几个队员今天很好心地把我抬到院子里晒太阳,我提醒他们记得翻面儿。
只烤一面会焦。

5月3日
万事屋的人来看我了。
我不想见。
准确的说是不想让他们看见我。
眼镜絮絮叨叨的,夜兔小鬼也絮絮叨叨的,总悟也絮絮叨叨的,还是那种很平淡的语气,烦死我了。
临了好像有什么人亲了我的脸。
一股子草莓奶味儿,烦死我了。

5月4日
梦见那个女人了,说要带我去流浪。
我没犹豫就答应了。


5月5……
……生日快乐,白痴土方先生。


fin

昨天群里的沙雕文点梗
出题人是一个鱼缸。
“土方先生一夜之间变得只有橡皮大小,然后掉到了总悟的西瓜里,全文不能有脏话,要好听的夸总悟不下十句 并且殷切希望总悟吃掉自己。”


#沙雕预警
#ooc预警
#预警

#日记体



“枕畔栖残朵,疑是临晨风雨多。”
山崎退留言道:副长今天的俳句有些短。


昨夜梦中又见了那个女人。
她坐在院中樱花树下的水池旁抬着头看樱花,她的笑容如同白日明光,耀得我睁不开眼睛。
她还是从前那样年轻,我却老得连路都走不动了。我拄着拐杖缓缓走向她,她转过头来望着我。
她对我说,十四郎先生,你看,多好的日子啊。
我便不敢再梦下去。

不知是巧合还是另有其他原因,每次从有她的梦境里醒来,都会看到冲田总悟在院中,头戴蜡烛行为诡异,树上还扎着写有我名字的小纸人。
这次也不例外。
有点例外,这次有点……大。
我周遭的一切都巨大得像山,书本、纸笔、庭院、树林、冲田总悟。
冲田总悟由于懒散不注意训练,巨大得像两座山。
我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于是重新闭上眼睛。直到不一会儿后感觉自己被什么力量提了起来。

“还以为是夏天多蚊虫,没想到是土方先生啊。只是变小了吗,没有死掉真可惜。”

我现在并不想和他打嘴炮,尽管他血红色的瞳孔令人讨厌。
气死我了。
更气的是还要让他帮我寻找恢复原样的方法,我真的是要气死了。

“我知道方法哦土方先生。”

冲田总悟拎着我随手一扔,我就飞身末入了一篇灼眼的红色中。
固液体分离。
有黑色颗粒状物。
黏黏糊糊。
甜。
是一个西瓜。

“土方先生请随意地说十句我的好话,然后殷切的希望被我吃掉,就能够恢复了。不然的话就只能去死一死了。”

气死我了。
这小子怎么能这样!
吃西瓜,竟然不加蛋黄酱!

我强忍着怒气与不屑,想了几句诸如“真选组第一天才剑客”、“真选组最强一番队队长”之类的实话来夸奖他。
对不起,实在想不出十句,这三句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于是我又编了些“总悟长相出众”之类的瞎话用做客套。
真的再也编不出来了。
武士怎么能说谎。

巨大的总悟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
他的眼睛在我的脑海中和另一双眼睛重合。那双眼睛的主人曾给我无尽的力量,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曾替我挡下无数次危机。
如果是变成这副样子的我,还能如何去守护那些东西呢。
于是我郑重其事地说,总悟,谢谢你,我希望你把我吃掉。无比认真的、一字一顿地告诉他。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
月光澄澈,月下池水粼粼,荡起了偏偏掉落在其中的不知名花瓣。
像极了武州的那个晚上。


fin

京剧猫这一季真的上升到了新的高度,如果说第一季还是给孩子们看的热血动画,第二季的主题是信念,那么这一季的主题就是成长,不再单单是给孩子们的讲主角战胜反派的故事,使孩子们树立正确的三关,而是真正开始引导小观众们开始产生思考,
开始船长的故事是对于道路的思考,去做自己擅长的事远比想象自己能做到某事更重要;后面胖文的故事是对于勤奋的思考,更重要的是告诉人们你所下的功夫会留在你的血液里,成为你自己的东西;之后开始的剧情每一集都让人心酸,看得泪流不止……刚刚看到第十五集真的虐出了新高度,白糖说书那段直接哭到崩溃。而这集开始引领观众思考一个新的问题,即你所坚持的正义到底是不是绝对的正义。最靠谱的三个人回到婴儿时期,师父不在,婆婆师兄不在身边,真真正正完全没有了依靠的两个人,白糖和小青都开始了蜕变,变得懂事和体贴。而成长注定是痛苦而艰难的,成长的路上必定会充满血泪,每当我想起他们不过是十几岁的小猫,却不得不提前接受风雨的洗礼长大成人肩负责任,就心疼得不得了!
而且新一季确确实实能够起到引导儿童和青少年喜欢上京剧、喜欢上传统文化的作用,作为戏迷的角度来讲,这季的戏曲元素运用更加贴合。
看到新角色出场了,武器是空竹超帅!
刚刚看完十五集有感而发,不知所言,总之这个动画我会一辈子爱的!期待后面的剧集,期待霸王别姬的大电影!好想抱抱漫展上的白糖!

一线

初代掌门鸡冠子白逍遥x没有公孙策的小风筝

跨世纪拉郎……
跨世纪拉郎……
跨世纪拉郎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含私设
ooc预警







———————正文————————

白逍遥生性不爱记事,却忘不了一场在人间的相逢。
他天赋异禀,十六岁时门中已无人能敌,而他又好战好胜,不服管教,令长辈们头疼,只好早早派他去人间降妖历练。
就在那一天,他伴着繁星纵身落在人间的大地上,竟恰好落得与一个少女对面。
她仰着小脑袋双眼微闭着,才十几岁的样子,脸颊粉嫩,像昆仑仙界的蜜桃。高举的左手握成拳,似乎抓着什么东西。
白逍遥缓缓落地,虽说不该落在有人的地方,却出于好奇,见她一动不动,便也站定了望着她。
半晌,小姑娘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少年,微微皱眉,疑惑地问道:
“你是我求来的神仙吗?”
白逍遥听了比她更疑惑。
“我爷爷说,举起左手能握住天上线,能把神仙请下凡来,神仙无所不能,能救世间疾苦。”
“为什么要救世间疾苦?”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反问道。
小姑娘嘟起小嘴来:“没听说过神仙救人,还要问为什么的。”
白逍遥笑起来,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是白逍遥,你叫什么名字?”
“小风筝。”

逍遥不是本名,却取得恰似本性。
不出几日,方圆百里之内的妖魔鬼怪便再也不敢来人间造次了。因为洪水和旱灾的妖魔被降服,百姓们不再受饥渴和炎热之苦,又开始开辟田地辛苦劳作,生活逐渐有了起色。
“你……真的是神仙吧!”
小风筝望向坐在地上靠着大树乘凉的少年,的眼睛里充满欣喜与崇敬。
白逍遥没听见这句赤裸裸的夸赞。上午与鱼妖战斗,巨大的鱼尾迎面拍下来。他虽然功力高强,苦于经验不足,来不及躲闪,那一击便全吃在了身上。
他正在专心挨过胸口一阵内伤的余痛,突然发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他额头上。回过神来,是小风筝捏着袖口,轻轻地蘸他额头上细密的汗。
“神仙也是会受伤的吗?”小姑娘皱着眉头轻声嘟囔。
这事儿要是被同门那些不敌自己的师兄师姐知道了,会被嘲笑一辈子的,白逍遥觉得很没面子。
他当机立断就要回门派继续修习法术。
“以后,我要去哪儿找你?”
白逍遥摸摸小姑娘的头,笑道:
“你牵着我的线呢,哪都能找到我。”

白逍遥生性不爱记事。
所以再见到她时,已经几乎想不起第一次见她那时候的模样了。
尽管对于仙界来说,他们分开的时候并不长。
小风筝出落得亭亭玉立,她的眼睛依然像孩童时期那样澄澈,可那里面的光却成了冷的。
经历磨难和漂泊,她现在冰雪聪明,琴棋书画无不精通,推演八卦样样在行,却没有人再能够接近她。
“是我啊,我是白逍遥,我回来了。”他说,像第一次遇见时那样,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那双拒人千里之外的明眸,闪过一道光。
小风筝扬起了嘴角。
“我一直牵着你的线呢。”

她告诉他,他们在找传说中的“天芒”,是一种长生不老药,为了那莫须有的东西,牺牲了好多人。
她说,怎么可能会有神仙,怎么可能会有仙界,怎么可能会长生不老。
“不过是世人幻想出来聊慰自己罢了。”
她抱紧了自己的肩膀。
白逍遥沉默半晌,抽出腰间的剑来,在自己掌心划了一下。
小风筝紧张地捧起那只手,盯着那一条红色的线喊出声,接着她亲眼看着那伤口慢慢愈合起来。
“我是仙人。”白逍遥说,收回宝剑对她笑笑,“我在昆仑仙境长大,生来就不老不死。”
“是我治了当年的洪水和旱灾。”
他看见小风筝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抬起手来划过她鬓角的一柳发。
“我能找到你,是因为你牵着我的线呢。”

白逍遥生性不爱记事。
所以他已经忘记了到底为何非要带小风筝来到昆仑不可。
他也懒得去记,带凡人上仙界被发现是什么后果。
大抵是他闯进监狱里抱起小风筝逐渐冰冷的身体的时候,也或许是小风筝不顾病体求他去请辽国出兵的时候,所发生的一时冲动罢了。
他头一回意识到,回仙界的法术如此复杂,过程如此漫长。小风筝用仅有的一点力气拉住他的衣襟,在他耳边断断续续地告诉他:
“我从小就行骗,我是想治病,可我从未想过要天芒,更不会去杀人。”
“我有病,不治之症,治不好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你不要救我。”
白逍遥握住她的手对她说,仙界就快到了,你不是一直想看神仙么?
小风筝笑了一下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整个昆仑仙境没有人知道,有一个凡人被带了进来。白逍遥将她藏匿在昆仑后山,一个了无人迹的隐秘地方,偷来仙界的水,用法术将她救活。
小风筝睁开眼睛,微微皱眉,终于长舒一口气,笑道:
“你真的是神仙啊。”

白逍遥不再叫逍遥了。
他是昆仑第一奇才,他要继承昆仑山掌门之位,要闭关修炼,要封印魔族。
他只能送小风筝回人间。
他记得临走的时候,他将法力聚在掌心,凝成一条细线,将二人手腕相连。
“等我处理完这些麻烦事儿,就去找你。”
他说。
却忘了仙界一天,人间十年。
他没想到人间已过百年,他攥着那根线,他的风筝还在人间的风雨飘摇里等他。

掌门和小谷,纯粹是一场误会。
小谷是清白的,她只是照顾自己闭关修炼的弟子而已,掌门疼惜她辛苦,连端茶倒水都很少让她做。
是不服掌门能力的人,冤家对头,门中叛徒,联合邪教魔教,恶意造谣中伤而已,却要害一个柔弱的女子受八十一根销魂钉的惩罚。
规矩不能坏,可掌门骨子里还是逍遥,面对众长老的指责,他懒得琢磨对错,只是缓缓地说,她是无辜的,我来替她受。

白逍遥觉得这大概是自己最后一次来人间了。
毕竟他也不知道以自己的发法力和修为,在受完八十一根销魂钉之后还能不能保住这条命。
人间早已改朝换代。小风筝还是那么好看,独活百年让她看上去超然,她的眼睛依旧澄澈地像清水,仙界的法术似乎让她容颜永驻,也带给了她永久的健康,与之相对应的,大概也让她获得了永久的孤独。
白逍遥落在她面前直接将她揽进怀里:“是我啊,我是白逍遥,我回来了。”
小风筝平静的面上泪狂奔。
得益于那根法力的细线,有时会不时传来些声响,她已将事情大概了然于心。
白逍遥觉得肩头一片湿热。
“你觉得仙界如何?”,沉默半晌,他问道。
“不如人间逍遥快活。”

后来的昆仑流传着这样的故事。
说的是昆仑山派某一代掌门和门内弟子偷情被发现,要受酷刑,突然飞身而出一个凡人女子替他挡下了酷刑。后来这位掌门和受刑的女子一起被罚入轮回,生生世世做凡人,永远不得再修仙法。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也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听老去人间的门中弟子说,最近几百年的恩爱夫妻,好像一直都是相同的两个人啊。





cp的话我不分,我最喜欢白敬亭了,他跟谁在一块儿我都高兴。
这篇的话其实想表达一种遗憾和纠结感,感觉蓉白很合适。
我也很喜欢蓉儿啊,我觉得她超聪明可爱。
同人文我就不打真人tag了
只打cp和角色tag好了

我的本科毕业作品
老年妆的话我真的是颇有心得了。

怪谈系列Day1 无颜鬼

茶丸是不是在开冷饮店啊!
让我给发现了哈哈哈哈!

你会温柔整个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