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三感情保护协会3A级荣誉会员

没有题目

关于两个女孩儿的故事


(一)


汪澜第一次见到江牧春,是在出了校门直走过第一个路口的那家网吧门前。身材高挑,五官俊郎、一头短发漂染成亮眼的紫罗兰色的江牧春,倚在玻璃门旁的墙壁上吸烟。她穿白衬衫,和一条有背带的牛仔裤,一只手就抄在那裤口袋里,另一只手修长的手指间夹着香烟,垂眼低眉瞟了一下汪澜,目光又轻浮又冷艳,就像她呼出来的烟气一样,令汪澜心生畏惧。
而现在,那凛冽眼神的主人,正如同一只刚出生的小奶猫一般赖在自己身上里哼哼唧唧。
“沐春我出去有点事……”汪澜闭上眼睛亲了她额头一下,一边用略带抱歉的语在她耳边低声说,一边轻轻地用力,想让她的脑袋离开自己的肩窝。
江牧春微微皱一下眉头,动了动身子把脸埋在汪澜胸脯里,还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汪澜叹了口气,嘴角微微上扬,坐正了身子一手揽着怀里人的肩膀,另一手打开手机发短信。
“不是我不想去,是我家猫不准。”


“你昨天公共课又没来上,老师很不满意啊。”班长面目严肃地在汪澜面前放了一张纸,“到期末了,这样下去不及格你可别怨我。”
汪澜红着脸低头一看,是公共课外国美术史的考勤表,自己名字那一栏后面用红笔写着“缺勤四次”。
“公共课嘛……又不重要的……”她一边拿笔一边小声嘟囔,在红字后面的空格里潦草地写下自己名字。
班长收起表格皱着眉头叹口气:“你给我适可而止吧,咱班就你一个,连专业课都敢缺。”
“我都是作业做完了才跑的嘛……呆在教室里也没事做……”汪澜声音越来越小,“我家……猫还小,老是粘着我……”
“服了你了!”班长白她一眼,“还上不上学了,一天到晚你家猫你家猫,我怎么没听说你还养猫了呢!”
汪澜瞅着他一脸看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惭愧的笑了笑:“我以后一定好好表现。”
“……你好自为之吧。”班长摇摇头,拿着文件离开了教室。

“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目送班长走远,汪澜俯身趴下,下巴支在桌面上呼出一口气吹动额前的刘海。隔壁桌面上冒出个紫色的脑袋,接着浮起半个身子往她怀里钻。
“……你躲哪儿去了?”她顺势把人搂怀里亲了那额头。“你都听见了,我真的不能再缺课了。”
“唔……你说的那些课不重要。”江牧春闭着眼在她怀里蹭,她也把脸颊放在对方头顶上轻轻地依靠着,难为情地开口,“我觉得任务完成了就可以走了的……其实还要点到才行……现在的问题是,我觉得自己一刻也不能离开家里的小猫啊。”
江牧春微微皱了皱眉头,从她怀里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瞪她。
汪澜也底下目光与她对视着,满眼笑意。
“你说是不是啊?”
“……喵。”

这个月汪澜居然一次缺课都没有过,这令同班同学们都感到很意外。
“汪澜同学知错就改,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提出表扬,希望她保持下去。”老师如是说。
班长倒是对此不屑一顾,午休的时候走过来抢走了她一块炸鸡,语气戏谑地笑她:“最近咋不缺课啦?小猫不缠你了?”
汪澜正和江牧春肩臂相靠,一遍嚼炸鸡一边用手机看电影《七月与安生》,还牵了她一只手,藏在两个人的腰间十指相扣。听见班长的调笑,应了一声红着脸低声道:“没有……我把她带来学校了。”
声音虽然不大,但周围的几个同学还是听到了。“呀,真的假的,你把她放在哪儿呢?”
“别让老师知道,她就在教室里呀。”汪澜一脸坦然。
“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她感觉到江牧春握她的手在微微加大力道。
“……自己藏起来了。”她也暗暗用力握回去,“怕生。”

“我答应陪你来你学校上课,可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提猫的梗?”江牧春微微皱眉,余光扫了一眼一眼汪澜班长的背影,站起身来打开窗户,终于忍不住向汪澜抱怨。
已经下课,同学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教室,汪澜的小组决定留在教室商量作业的事,江牧春留下来等她。
“你不喜欢,我便不提了。”汪澜正在把自己的想法写在纸上,听见江牧春的问话,便停下手来抬起头认真回应道。眼前人静默了一会儿,呼出一口长气坐回自己身边,专注地盯着自己笔下的内容,这让她想起来有一天晚上,她和江牧春在便民超市值夜班,得空拿着纸笔画图,江牧春也是像现在这样,出神地盯着自己画。
“你画的这是什么?”一直到她画完收起了笔,江牧春遍拿起纸来仔细看了又看。
“夜空。”她回答说,一边伸手指旁边的窗外,“这里很少能有好天气,也要能看到这么多星星。你看,那边的几颗连起来,是不是就像我画的这张图?我朋友跟我说那是猎户座星群。”她的手指在空中比划,想要画出猎户星座的模样。
江牧春顺着她指的方向抬头看,又低头看看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现在想起来,那时澄澈的夜空和江牧春一样可爱得令人难忘。
“你在想什么?”江牧春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让她回过神来。教室已经空了,班长也走了,说明天再商量作业。
汪澜长舒一口气,站起身张开双臂把眼前人抱进怀里:“毫无保留地想你呀。”

江牧春曾经觉得自己非常酷,酷到没朋友。
上天赏她一副似能招惹风流债的俊俏的小生模样,却没给她与这副容貌相般配的玲珑剔透的心,所以她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对汪澜动心。
汪澜刚来到便利店打工的时候,江牧春是她的领班,她说自己是附近的大学生,想要在课余时间赚点钱补贴一下生活。江牧春看着她,就是一副普通的大学生模样,运动服,不化妆,马尾辫,齐刘海,干起活来笨手笨脚,算账总出错。
啧,还补贴,赔的比赚的都多。
日子久了,竟觉得她有点可爱。
她会在空闲的时候写写画画,给人讲画里的故事,讲书上的故事,和自己的见闻。
江牧春觉得汪澜是个丰富的人。
在她看来,她和汪澜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去。她有点羡慕汪澜,不像自己这样按了快进键的人生。
或许就是那远在天边的另一个世界打动了她,两个人的相处水到渠成。两人开始发展像所有女孩儿之间那样的友谊,约着逛街看电影吃饭,无话不谈。
她想这样下去也不错,不至于太远也不太亲近。
那种奋不顾身的感情,对她来说太沉重,她是害怕的。
这样的内心真的一点也不酷。

关于在一起的契机,是一件令人出乎意料的,不算太好的事。
假期开始,学校封楼,汪澜只得搬进便利店员工宿舍。两个人睡一间屋,对床。只不过江牧春是白天工作,汪澜是晚上,所以只有上下班时打个照面,除了休息时在一起玩乐,其他时间也只能用手机短信交谈。
那天晚上江牧春回到宿舍,汪澜坐在桌前指着桌上的一张字条,不等她开口讲话,就直截了当地问出来:“究竟还欠多少钱?”
她里惊了一下,面上却平静,咬了咬下嘴唇没应声。
她本就是个没有过多表情和太多话的人,更何况是此时,心里的秘密直面窥探,她想解释,却无话可说。
汪澜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和她面对面:“今天那些人来过,所以我知道了全部的事情。”
江牧春点起一根烟,拿了那张字条来看。
“他们说会给你宽限,直到你还清,不会过多的逼你。毕竟是你父亲不负责任。”汪澜面目严肃,盯着她的眼睛,“我问你,不是同情你或者要嘲笑你。”
江牧春抬起眼睛来与她目光相对。
汪澜伸手轻轻地按住了她的肩膀。
“我想,我可以和你一起承担。”

“长久以来我不知道该不该向你表明我的意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表达的明白,我不止把你当作一个……要好的朋友……我想和你有更亲近的关系,我想给你更好的生活,我能和你分担你的不容易,也想和你分享我的快乐。我这么说或许是很自私的想法,但请你不要误会我。沐春,我想和你在一起,普通意义上的在一起,你可不可以答应和我在一起。”
尽管表白的说辞编了很长时间,但是那天的事汪澜已经不太有印象了,自己后来怎么说的怎么做的她都忘得差不多了,只是记得自己终于得到了一个机会,向江牧春表白的时候不至于太刻意。
江牧春却一直不肯忘,从来对什么事都看的轻、不肯放心上的人甚至写了备忘录,记下那天的事,记下汪澜说的那些话。
长久以来她觉得自己活得像一座孤岛,无所谓地存在着,背着父亲的欠下的债没日没夜打工,从来没有,也不敢考虑自己想要的日子。或许是羡慕那离自己千里之外的世界,那是她这样的人做梦都梦不来的体验,她不从不多想,也从没想过弄明白自己,可是喜欢汪澜,是千真万确的感觉。
而那个女孩儿就站在她面前,还说要和她在一起,恍若一场美梦,美得她甚至不敢太用力地呼吸,害怕梦醒。
她的心里突然很踏实,有一块空,正慢慢地被填满。
她全身微微地发颤,蹲下来缓缓地吐出一口烟气,压抑了很久的情绪随眼泪一同涌出。
汪澜蹲在她身边,用手指掐灭了她手里那半支香烟。
“有我呢。”



(未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