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三感情保护协会3A级荣誉会员

(二)

“哦?”我改说家乡话,故作惊讶地叹道,“咋个闹鬼法?”掌柜的一听我是本地人,可能感到比较亲切,放松了对我的戒备,呼出一股白烟,向我徐徐道来。
掌柜的姓薛,四十出头,祖籍四川,往上倒那么几辈,薛家在成都古玩行业中还是赫赫有名的大家。三七年战争爆发,为了躲避战乱,当时掌柜的曾祖父带着全家二十四口人北上,流亡途中家财散尽,人口也散的散死的死所剩无几。薛老板只身来到东北,投身保卫祖国的事业,在前线做了个医疗兵,过了几年又随部队来到山东,战争结束后,成家立业,才在我们这小地方定居下来。
薛掌柜讲起家里的事迹滔滔不绝,好不容易得空我连忙把话题往这风水村上引。
“哎哟薛掌柜,您家可真了不得,您再快和我说说这风水村的事儿吧!”
掌柜的吸了最后一口烟,烟头往地上一扔拿脚踩着一碾,眯着眼瞅着我,嗓子眼儿里哼了两声,这才开始讲到我想知道的部分。
说的是,薛掌柜他父亲还是个少年的时候,这山村还是个人住的样儿。一百多口人大都是因为战争来到这里,又定居下来。生活安稳其乐融融。那时候刚兴农村改造,村干部领着大伙儿一块儿致富。有一回遇着这么一件事:当时几个年轻人琢磨着在村子附近垦荒扩建,向正东方向的山挖土去了,从山脚下挖出一个青铜方盒子来。两个手掌大小,十来斤沉,四面有着不同姿态的瑞兽浮雕,底面却阴刻着祥云和高大富贵的建筑图案。上面没有图案,却有一个圆形拳头大小的洞。众人不解青铜盒子的内容,就把它带回了村中,交给了当时薛掌柜的爷爷。老薛一见这盒子,立刻大惊失色,嘴里说着“邪物”命人锁起来。跟着去挖东西的人起了疑心,以为这盒子是什么宝贝,半夜就偷去了,一个星期之后让人看见在家里暴毙了,盒子就躺在旁边,青铜色染上了血色。事情在村子里传开了,人人谈虎色变,这盒子就又回到老薛手里。接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周之内,挖到这盒子的几个人接二连三的死去了,身上没有任何痕迹,都是突然的暴毙了。平静的小山村里炸了锅,人们开始互相猜疑,接着偷窃、打架、杀人、放火,剩下的善良的人因为害怕,接二连三的搬出了村子。所以这村才渐渐成了只有几十户人家的荒村。
薛家人没有变得疯狂也没有离开村子,他们用祖宗传下来的封存邪物的方法将盒子封存起来,一直到薛掌柜这辈,几十户人平安的度过了几十年。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一边搭腔一边思量。想来那青铜盒子就是我们要找的“洞云底四方冢”,将那盒子打开,便能得到“牡丹花盘”的另一半。想着,我试探性的提出要看看那青铜四方盒子。没想到薛掌柜咧嘴一笑:“小伙子,我早就看出来你们这群人动机不纯,绝不单是来我这富贵饭店歇脚这么简单。”一句话出口惊的我冷汗直冒,刚要辩解几句,薛掌柜抬起眼睛又道,“不过这盒子现在不在我们薛家,我做不了主,你若是能找到,就带着它离开这里罢。”
我又是吃了一惊,盒子不是叫薛掌柜的爷爷封锁起来了吗,现在却说不在薛家,这,这究竟是其怎样一回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