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三感情保护协会3A级荣誉会员

五九】《旧事记》(七)

再乐呵一阵子吧。

@Serene




一九六零年七月二十八日


白天骄阳似火,热得很。十来只狗儿们,一天到晚啥也不想干,也懒得动,全都伸着舌头喘气。这才七月份,就热成这个样,再往后可咋过呀。
解九和二白今儿一大早摆了一盘围棋,没想到一直杀到太阳落山,除去午饭晚饭,一刻也没停,局势很是紧张。我不懂,偶尔瞅一眼,也不晓得谁输谁赢,但看二人兴致高涨,结束了还意犹未尽,心里也高兴。解九以前曾说二白下棋是极有天分和门道的,现在已经与他不相上下,对二白很是赞赏。二白毫不谦虚,说自己要当下一个棋通天。解九笑笑顺着附和他,倒是三省一脸不屑的笑话他,你还棋通天,你还当棋通地呢!
把我逗的乐不可支。
解九这几个月没再有过药瘾了,我很是欣慰,三寸钉比我还如释重负,直接跳到他身上去,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小表情,一直挠他外衣。解九对它说,为了表示感激,要亲自下厨做一碗面,吓得三寸钉马上就不闹了回到了我的身边。
晚上饭吃的是孩子娘和儿媳包的猪肉白菜馅儿水饺。一穷这孩子结了婚知道帮着干家务了,擀的饺子皮儿怪好,就是有点儿慢。
这笨手笨脚的样儿,可一点儿也不像他爹我!
孩子娘和儿媳处得不错,虽然偶有争吵,但是心还是在一块儿的。她俩还关心二白和三省的终身大事。三省还小,二白还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义正言辞的说先好好学习工作。我看他咋越来越像解九了呢。
一家人,劲儿往一处使,把日子过好,现在大好形势,这样顺心的年头,还图些什么呢。
军犬训练场正在建设,军官说建设好了,给国家争光添彩。我也不懂,听着倒是怪好,只管给人干活便是了。
解九有白头发了,好几根儿。
他出门的时候让我给他用什么什么水全染成黑的,说出门见人商量事情,不好白着头发去。
噫!还和年轻的时候似的那个倔法!我拿梳子敲了他一下,没敢使劲儿。
大半辈子了,头发能不白吗。

拗不过他,答应了给他染头。改日再记。
就这一次!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