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三感情保护协会3A级荣誉会员

五九】《旧事记》(十)

@Serene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今年比往年暖和些。现在穿一件线衫便足矣,往年这时候都要穿件袄才勉强。
小邪一岁多。他们一家终于从外面搬回到了家中。儿媳被关押那时受了不少苦,生小邪也耗费了不少元气,一穷常年在外工作,顾不上照顾家人。家中虽现在不如从前,但起码的栖身之所,孩子娘身体尚好,能帮着照顾照顾,还是能稍微给些安慰吧。
二白越发成熟谨慎,这本是好事,可他渐渐的工于心计,我担心他上了解九的路。
不过比之于他,我更担心三省,恐怕是走了我的老路。他瞒着我,但我都知道。
翅膀硬了,说不听了。
只好祈愿他三个都能平安,小邪一辈子干干净净的。
中午给解九熬了些小米粥。他吃东西越发的少,我费尽心思想让他多吃一点。我俩重逢时他的状态很差,精神跟身体都受到了重创,只是一味被我拥抱着,又不肯跟我讲话。这两年调养了一下恢复得还好,现在他又在忙着写写画画,计划将来。我不拦他,只在一旁陪他,到点喊他吃饭休息。
所幸,他的那些记录和文章作品,大部分在那阵子动乱中留了下来,只遗失了小部分,他说那小部分不重要,可以慢慢补全。
我说让他慢慢来吧,别着急。他这辈子,就是让爱着急给毁了。
解连环来信,说解家的生意各地都没问题,他人已经回到了长沙。他发了一张相片来,是个小婴孩儿,他告诉我这部分一定不要告诉他父亲,这孩子是他抱养并非亲生。
我叹了口气,把相片交给了解九,在心里暗暗答应了他。
解九很高兴,又开始计划下个月动身去趟长沙。我虽不太赞成,但是也没明着反对他。
解九问我是不是嫌他老了。
我哭笑不得。他比我还年轻一些咧!
去和解九说说话,省得他胡思乱想。
改日再记。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