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三感情保护协会3A级荣誉会员

【BBC Sherlock】一封未署名的信

我有点不务正业。
唔。

很早以前我想过策划一个福尔摩斯同人故事,并为之设计好了情节,尽量模仿爵士的叙事风格。这个故事叫做“七夜谈”。





至 亲爱的世人们


我不敢确定,这封信最终会不会被看到。可以肯定的是,当它被发现的时候,写下它的——就是我,早已经不在人世了。这封信如同我的大多数手稿一样,记录着我和我的那位令人钦佩的室友夏洛克•福尔摩斯共同经历的一次冒险故事。由于记录这个案件的时候,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侧重描写他严密的思考过程和精彩的推理,而且在他的众多天才事迹中,这个故事显得有些平淡无趣,所以我执意没有把它发表出来。但我觉得,这次事件同那些神秘复杂的案件一样,显示了我的朋友超凡的才能和他生命的人性光辉。
看时间是发生在2014年3月份,夏洛克“复活”回到伦敦后第二个月,梅丽和我正在筹划着举行我们的婚礼。无奈阴雨连绵的天气使我们的计划搁浅,我便回到贝克街住一段时间,白天在诊所问诊,下班后帮助夏洛克整理旧时的资料。
一天清晨,雷斯垂徳探长的造访,打断了夏洛克对于我近期情况滔滔不绝的论断。为了近期发生的三期杀人案,他前来寻求夏洛克的帮助。“这太难了。”探长像以往一样皱着眉头叹气,将三份尸检报告递给我的朋友。在夏洛克安静思考的时候,探长拉我退到一边,向我讲述了这些案件的简单情况。
第一具尸体于伦敦近郊外的空地被发现,初步判定两天前死亡。男性,约28岁左右,喉部动脉被隔断,前颈、下巴和胸口有大量血迹。左边胸前插有匕首。身穿衬衫、休闲外套、牛仔裤,有几处破损和划痕。身上所有的财物都被拿走。现场整洁无打斗痕迹和血迹。经调查死者系公司员工,单身,平日性格沉静温和,并无与他人结仇。
第二位死者在自己家中被发现,死亡时间初步判定在72小时以内。男,30岁左右。头部、胸腔、背部、后腰、腹部有钝器击打的明显伤痕,左边胸口插有匕首,胸前有少量血迹。身上所有的财物都被拿走,但家中并无明显缺少物品。现场整齐无打斗痕迹。经法医检验,后脑的致命伤和头骨破裂造成死者的死亡。经调查死者曾离婚,现独居。为公司职员,死亡前曾在上班时间早退。
第三位死者,是在废弃的工厂中发现的一具女性尸体。年龄大约30岁左右,头部被扭转一个周角,胸前插有匕首,少量血迹并呈暗红色。死者身穿职业装,有多处破损,指甲缝隙中有血痕和上皮组织,经检验不属于死者。现场无打斗痕迹。死者是一名售货员,离婚独居,有一个6岁左右的儿子。事发前曾在夜晚独自前往公园。
这似乎引起了夏洛克的兴趣。他非常仔细的针对这些书面报告做出初步论断,在探长一而再再而三的求助下,答应了亲自调查这些案件。
“约翰,游戏开始了。”他对我说出这句话,眼睛里又有了以往碰到有趣的案子时的光辉,像个孩子似的丝毫不掩饰兴奋的情绪。我也仔细阅读尸检报告,记录下重要内容,然而我丝毫没有任何头绪。
就在接下这个案子的第二天,我的诊所里迎来了大麻烦。
由于当天患者非常多,我不得不在诊所加班到深夜。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身受重伤的被送了过来。他衣衫褴褛,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被割断了舌头,右眼眼球被取走,胸前插有匕首,身上也有大小、深浅不等的数个刀伤。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还有微弱的呼吸。我马上对他实施紧急的救护措施,试图挽救他的生命。可是由于发现太迟,加上受害人伤势太重失血过多,半个小时后便离开了人世。来不及惋惜,我马上联系了巴兹医院,以最快的速度把这具尸体送了过去。
夏洛克正在那里用一具尸体证明着什么。他亲自检查了这位刚刚送来的死者,并结合之前得知的结论做出确定的论断。他的脸上浮现出笑意,是像以往一样解决了难题之后,那种发自内心的,轻松又自豪的开心。想必这个案子他已经解决了大半,我也为他感到开心,但我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显而易见,约翰。这些都是出自一人之手。”他说,“而且”
看来,夏洛克确定了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我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可我还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唯有看着现在已知的线索,学着我这位朋友的样子拼命的想
哦,我的上帝,蠢透了。
我在警方的协助下,调查到这位死者的背景。他是一位推销员,为人正派,也未发现有树敌。他和友人一起去往爱尔兰,被杀害的当天,他才回到伦敦。夏洛克调查了第四位死者的衣物,并前往警察局,取到前三位死者的衣物进行调查。试图找出凶手行凶的第一现场。
“是的。凶手是个狡猾的家伙,他在某个固定地点实施虐待和谋杀的手段,然后把尸体送至其他地点。”夏洛克确定地说,“我们必须加快速度,赶在凶手再度作案之前找到他。”
夏洛克是对的,凶手仍然在寻找着猎物,并且在我们不知道的某地实施残暴的谋杀。当收到接到雷斯垂徳的短信说一个女人的尸体在寂静的巷子里被发现时,我们立即火速赶往案发现场。尽管那时候我们都很久没有休息了,我竟像我的朋友一样,丝毫不觉得疲惫,只想快点找到凶手。我骨子里渴望着冒险,看来夏洛克又说对了。
雷斯垂徳看到我们来,连忙迎上来,他的黑眼圈和焦虑的神情,出卖了他也一直忙着这件事却没有头绪的真相。得到他的允许我们迅速走进现场。夏洛克示意我对尸体做初步的检验。
死者30岁左右,面目有惊恐的表情,全身被连刺数刀,胸前左边插有匕首。如同前几个死者,她身上所有的财物都被拿走,现场依旧没有斗争的痕迹。夏洛克在她的左手手指指缝和上衣口袋中,发现了残留的某种特殊材料的涂料,此外还有一些细碎的砂石、煤炭、砖灰、蔗糖等,而这些也在前四位死者的遗留物中多少有发现——这让我们想起像莫里亚蒂的绑架案。有可能依靠这些找到行凶的第一现场——这太难了,尽管我的朋友曾经做到过,而且我相信夏洛克,会做的迅速且完美。
但这的确是件难事。
我们在巴兹医院的实验室忙了个彻夜。到清晨的时候,我问起夏洛克他的思考进展,他向我仔细的描述了他对凶手做出的侧写,我认真的记录下他话里的重点,接下来我们开始查阅资料、地图,寻找凶手左岸的第一现场。夏洛克靠着理论和分析结果锁定了数个目标——而最终只有一个,还需要更确切的线索。
时间越来越少了。
傍晚夏洛克动身准备回到贝克街查看最初得到的数据,而我突然接到电话,称有位之前的患者突然病重,希望我立刻前去诊断。
我没有丝毫的怀疑便立刻动身前往诊所,却不知道中了敌人的圈套——时至今日,想到那天的事,我还是感到一阵后怕,后悔自己的愚蠢,害我的朋友差点没命。
我到达电话里所说的地址,发现并没有什么人病重。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直觉告诉我。夏洛克可能遇到了麻烦——果然,我火速赶回贝克街后,发现空无一人,而麦克罗夫特发来短信,说在某条街的监控里看到,一名黑衣黑面具的人,从一辆出租车上跳下,劫持走了自己的弟弟。
啊!该死的。我有些束手无策,而那个人极有可能是这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他极有可能把夏洛克带去他作案的第一现场,对他不利。我焦急的翻阅这些天的调查记录,让自己镇定下来,仔细思考。翻看地图时我突然注意到,发现尸体的六个地点,在地图上连成了字母"A",但是缺少了右边的一个脚的形状。
我的手机在此刻震动起来,我赶快拿出来查看短信,是夏洛克,短信只有一个词“贝丁顿。”
我抬头看了看地图。便马上乘上出租车,一面火速前往,一面报警。
夏洛克的情况看来十分紧急,但他仍然想办法告诉了我自己的地点。贝丁顿是废弃了的发电厂的名字,位于伦敦南部的萨顿区。在地图上,刚好补全了那个“A”的形状。
愿上帝保佑我的朋友。
凶手的第一作案现场就在这个废弃工厂的一间仓库中,我边跑边喊着我的朋友的名字。我赶到的时候,夏洛克正和那位凶手搏斗,并且出于劣势。仓库中大量血迹和武器刑具,证明这里的确是凶手施暴的地方。夏洛克的脸上和手腕处有被捆绑留下的伤痕。我的焦虑和担忧一并化作怒火,冲上前制住了凶手。
“但愿我没迟到。”我怀着愧疚对我的朋友说。
他故作轻松的声音哑着回应我:“永远不算晚。”
案件侦破后,凶手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被判处死刑。伦敦突然迎来了久违的晴天。
雷斯垂徳后来说,那位凶手在临行刑的前一晚,突发心肌梗塞暴毙于牢狱中。
我想,这是他应得的报应。
这就是整个案件的大致经过。哦,现在回忆起来,我还是感到身体里沸腾着一股热血。尽管我和我的老友,已经许久未见面,但是我还是无比的怀念和向往,年轻时和他一起冒险的经历。而我由衷的希望,这封信重见天日的时候,人们还记得我那位令人钦佩的搭档。他是我所认识的最有人性、最聪明的人。


2053年7月24日

写在后面的话:
1. 时间线。根据电视剧和原著改编时间线。第三季第一集在2014年1月1日在英国电视台播放,这件事发生在夏洛克回归后的第二个月,所以设定为2014年3月。原著中华生医生活了77岁,根据资料,2014年时,电视剧中的华生医生32岁,所以该信的写作日期2053年,华生医生还有6年生命。7月24日,为原著中华生医生去世的日子。
我没有把推理过程和想法写出来,有兴趣的话可以试试看侧写凶手,来一起讨论下。
我自诩新世纪老福迷,情节里向电视剧和原著都致敬了。如果这算是致敬的话,哈哈。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