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三感情保护协会3A级荣誉会员

一线

初代掌门鸡冠子白逍遥x没有公孙策的小风筝

跨世纪拉郎……
跨世纪拉郎……
跨世纪拉郎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含私设
ooc预警







———————正文————————

白逍遥生性不爱记事,却忘不了一场在人间的相逢。
他天赋异禀,十六岁时门中已无人能敌,而他又好战好胜,不服管教,令长辈们头疼,只好早早派他去人间降妖历练。
就在那一天,他伴着繁星纵身落在人间的大地上,竟恰好落得与一个少女对面。
她仰着小脑袋双眼微闭着,才十几岁的样子,脸颊粉嫩,像昆仑仙界的蜜桃。高举的左手握成拳,似乎抓着什么东西。
白逍遥缓缓落地,虽说不该落在有人的地方,却出于好奇,见她一动不动,便也站定了望着她。
半晌,小姑娘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少年,微微皱眉,疑惑地问道:
“你是我求来的神仙吗?”
白逍遥听了比她更疑惑。
“我爷爷说,举起左手能握住天上线,能把神仙请下凡来,神仙无所不能,能救世间疾苦。”
“为什么要救世间疾苦?”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反问道。
小姑娘嘟起小嘴来:“没听说过神仙救人,还要问为什么的。”
白逍遥笑起来,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是白逍遥,你叫什么名字?”
“小风筝。”

逍遥不是本名,却取得恰似本性。
不出几日,方圆百里之内的妖魔鬼怪便再也不敢来人间造次了。因为洪水和旱灾的妖魔被降服,百姓们不再受饥渴和炎热之苦,又开始开辟田地辛苦劳作,生活逐渐有了起色。
“你……真的是神仙吧!”
小风筝望向坐在地上靠着大树乘凉的少年,的眼睛里充满欣喜与崇敬。
白逍遥没听见这句赤裸裸的夸赞。上午与鱼妖战斗,巨大的鱼尾迎面拍下来。他虽然功力高强,苦于经验不足,来不及躲闪,那一击便全吃在了身上。
他正在专心挨过胸口一阵内伤的余痛,突然发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他额头上。回过神来,是小风筝捏着袖口,轻轻地蘸他额头上细密的汗。
“神仙也是会受伤的吗?”小姑娘皱着眉头轻声嘟囔。
这事儿要是被同门那些不敌自己的师兄师姐知道了,会被嘲笑一辈子的,白逍遥觉得很没面子。
他当机立断就要回门派继续修习法术。
“以后,我要去哪儿找你?”
白逍遥摸摸小姑娘的头,笑道:
“你牵着我的线呢,哪都能找到我。”

白逍遥生性不爱记事。
所以再见到她时,已经几乎想不起第一次见她那时候的模样了。
尽管对于仙界来说,他们分开的时候并不长。
小风筝出落得亭亭玉立,她的眼睛依然像孩童时期那样澄澈,可那里面的光却成了冷的。
经历磨难和漂泊,她现在冰雪聪明,琴棋书画无不精通,推演八卦样样在行,却没有人再能够接近她。
“是我啊,我是白逍遥,我回来了。”他说,像第一次遇见时那样,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那双拒人千里之外的明眸,闪过一道光。
小风筝扬起了嘴角。
“我一直牵着你的线呢。”

她告诉他,他们在找传说中的“天芒”,是一种长生不老药,为了那莫须有的东西,牺牲了好多人。
她说,怎么可能会有神仙,怎么可能会有仙界,怎么可能会长生不老。
“不过是世人幻想出来聊慰自己罢了。”
她抱紧了自己的肩膀。
白逍遥沉默半晌,抽出腰间的剑来,在自己掌心划了一下。
小风筝紧张地捧起那只手,盯着那一条红色的线喊出声,接着她亲眼看着那伤口慢慢愈合起来。
“我是仙人。”白逍遥说,收回宝剑对她笑笑,“我在昆仑仙境长大,生来就不老不死。”
“是我治了当年的洪水和旱灾。”
他看见小风筝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抬起手来划过她鬓角的一柳发。
“我能找到你,是因为你牵着我的线呢。”

白逍遥生性不爱记事。
所以他已经忘记了到底为何非要带小风筝来到昆仑不可。
他也懒得去记,带凡人上仙界被发现是什么后果。
大抵是他闯进监狱里抱起小风筝逐渐冰冷的身体的时候,也或许是小风筝不顾病体求他去请辽国出兵的时候,所发生的一时冲动罢了。
他头一回意识到,回仙界的法术如此复杂,过程如此漫长。小风筝用仅有的一点力气拉住他的衣襟,在他耳边断断续续地告诉他:
“我从小就行骗,我是想治病,可我从未想过要天芒,更不会去杀人。”
“我有病,不治之症,治不好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你不要救我。”
白逍遥握住她的手对她说,仙界就快到了,你不是一直想看神仙么?
小风筝笑了一下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整个昆仑仙境没有人知道,有一个凡人被带了进来。白逍遥将她藏匿在昆仑后山,一个了无人迹的隐秘地方,偷来仙界的水,用法术将她救活。
小风筝睁开眼睛,微微皱眉,终于长舒一口气,笑道:
“你真的是神仙啊。”

白逍遥不再叫逍遥了。
他是昆仑第一奇才,他要继承昆仑山掌门之位,要闭关修炼,要封印魔族。
他只能送小风筝回人间。
他记得临走的时候,他将法力聚在掌心,凝成一条细线,将二人手腕相连。
“等我处理完这些麻烦事儿,就去找你。”
他说。
却忘了仙界一天,人间十年。
他没想到人间已过百年,他攥着那根线,他的风筝还在人间的风雨飘摇里等他。

掌门和小谷,纯粹是一场误会。
小谷是清白的,她只是照顾自己闭关修炼的弟子而已,掌门疼惜她辛苦,连端茶倒水都很少让她做。
是不服掌门能力的人,冤家对头,门中叛徒,联合邪教魔教,恶意造谣中伤而已,却要害一个柔弱的女子受八十一根销魂钉的惩罚。
规矩不能坏,可掌门骨子里还是逍遥,面对众长老的指责,他懒得琢磨对错,只是缓缓地说,她是无辜的,我来替她受。

白逍遥觉得这大概是自己最后一次来人间了。
毕竟他也不知道以自己的发法力和修为,在受完八十一根销魂钉之后还能不能保住这条命。
人间早已改朝换代。小风筝还是那么好看,独活百年让她看上去超然,她的眼睛依旧澄澈地像清水,仙界的法术似乎让她容颜永驻,也带给了她永久的健康,与之相对应的,大概也让她获得了永久的孤独。
白逍遥落在她面前直接将她揽进怀里:“是我啊,我是白逍遥,我回来了。”
小风筝平静的面上泪狂奔。
得益于那根法力的细线,有时会不时传来些声响,她已将事情大概了然于心。
白逍遥觉得肩头一片湿热。
“你觉得仙界如何?”,沉默半晌,他问道。
“不如人间逍遥快活。”

后来的昆仑流传着这样的故事。
说的是昆仑山派某一代掌门和门内弟子偷情被发现,要受酷刑,突然飞身而出一个凡人女子替他挡下了酷刑。后来这位掌门和受刑的女子一起被罚入轮回,生生世世做凡人,永远不得再修仙法。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也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听老去人间的门中弟子说,最近几百年的恩爱夫妻,好像一直都是相同的两个人啊。





cp的话我不分,我最喜欢白敬亭了,他跟谁在一块儿我都高兴。
这篇的话其实想表达一种遗憾和纠结感,感觉蓉白很合适。
我也很喜欢蓉儿啊,我觉得她超聪明可爱。
同人文我就不打真人tag了
只打cp和角色tag好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