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三感情保护协会3A级荣誉会员

(三)

薛掌柜见我愣在那里迟迟不肯出声,动了动嘴角扬起一丝异样的笑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年轻人,你到底还是太年轻。听话不能听半句,我这还有后事没讲,你就着急忙慌问我要盒子,是个人就都知道你什么心思什么企图了。”
“是是是,薛老板教训的是,是李某不懂事,让薛老板见笑了!”我松了口气连忙奉承他,心说你倒是说重点啊。“那这盒子后来究竟是怎么着从您手里出去的?”
掌柜的叹口气,又接着讲了一段不算很久远的往事。
那时候薛掌柜渐渐长大了,他父亲身体不好卧病在床,靠着开饭店和种地一家三口勉强生活着,村里年轻人都陆续进了城,老的不愿离开,活着活着也就死了,村子也就渐渐荒废了。
后来,村中来了几位青年,说是大学生,要探探这附近的山,在富贵饭店住下了。这四男一女白天进山,鼓捣一堆石头昆虫啥的,晚上回到饭店住着。薛掌柜没把这事儿放心上,就没多问。
然而没想到,从此开始起了变数。一天,那几个青年直到傍晚还没回到饭店,往常他们下午就回去了。由于没有其他客人,掌柜的便留门儿等着他们,没想到一直等到10点多,见到四个男青年面色苍白,跌跌撞撞地半跑半爬着回来,衣衫褴褛,掌柜的忙问怎么回事,四人面如土色连连摆手,不肯多说一句,回到了房间。掌柜的虽然心有疑惑却也不敢多问,便打烊休息了。到了夜半三更,被几声枪响惊醒,起来一看,有两个小伙子死在楼梯间,各自身上三四个弹洞。那墙壁上的弹洞也是这么来的。
还剩两个男青年,一个把自己锁在房门里再也没出来过,两天后掌柜的撬开那间房,那青年在里面上吊了。另一个在一天黄昏,哭嚎着跑出去,从此再也没见过。至于那个姑娘,更是了无音信。
这一切都太邪门了。薛掌柜找来一个算命先生,勉强挑了块好地儿,把三具尸体埋了,安顿好了,就考虑着把饭店关了。算命先生听说了这一系列事儿之后,说这都是那青铜盒子的邪,这村子、那些青年都是因为这邪气儿才变成这样,要把盒子要走。薛掌柜想反正不是啥好东西,你拿走就拿走吧,开了封存把盒子给了算命先生了。从此那算命先生也不知去向,一位张姓大爷曾经说见他抱着盒子往东边的山去了,后来那大爷也没了,这一切也都随着不了了之了。
我听了这段事之后陷入了沉思。原以为这洞云底四方冢就在薛掌柜手里,拿到手解开,得到另一半牡丹花盘就好了,没想到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盒子叫一个算命的给拿跑了不知道拿哪儿去了。哎呦喂……这可上哪儿找去啊。虽然犯愁,不过薛掌柜告诉我这些也算是帮了忙了,我向他道谢,就要回楼上和其他人会和。
“小伙子,我送你一句话,”我转身正要走,掌柜的突然幽幽地说了这么一句,“听人劝吃饱饭。让你停,你就别往前走。”
我听的一头雾水,含混着应了就要往上走。
突然打外边儿传来阵阵惊呼。
糟了,是小福子的声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