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三感情保护协会3A级荣誉会员

五九】《旧事记》(十五)

@Serene







一九八六年八月十六日

我今天没能早起,院儿里的花花草草没别人管。那么毒的太阳,到了中午它们就发蔫儿了。孩子娘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照料,才让它们重新变得有精神起来。
解九……他好了几天,现在是不大好。已经卧床两个月有余,有时会咳出血来。我很担心,他怕我担心,也不闹脾气了,三餐和作息都非常按时,对于用药这事儿变得主动起来,和年轻的时候一样,想用药物硬生生的撑着。
他劝慰我,他说往好了想,他不至于孤孤单单,好歹有我照顾。我便什么也不做,三寸钉都交给了孩子娘,只一心一意照顾他。
最近他让我做什么事都在他旁边,只要不是在睡觉,他就一直睁着眼看我。
我的心都要碎了。
晚上我和他说着话写记录,我的这个本子让他看见了。他仔细看了一遍里面的内容,跟我抱怨,说我把他写得太消极,万一被后辈看见了,影响他的名誉。
我说怎么影响呢?他想了想拉着我的手说,看了这些记录,后辈会觉得解九爷是一个又倔又难缠的瘾君子,不符合他的形象。
我合上本子给他掖掖被角,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说所有人都在说你解九爷的好如何如何的厉害,我听得都厌倦了。他们要是知道您是一个这样的人,肯定都不说那些有的没的好话了,都跟我一样,实话实说,
他盯着我一脸严肃地问我是不是嫌他又倔又难缠又磕药。
我哪敢呀!

解九要睡了,我要关灯。改日再记。

评论

热度(7)